多數的我 是快樂的
精神亢奮的 傻傻的 笨笨的

可是 那一夜
躲在我心愛的紅橘白的被窩裡面
放聲大哭
眼淚沿著臉龐快速的滑落至鮮紅色床單上
淚水不再是發洩情緒才出現的生理反應
不停的淚流得讓我有點措手不及
如同最近的心情
我承認 我這樣說是有點過於煽情了點


當不快樂又再度包圍著我 你
我將又看拿出看家本領 裝傻 和不停的討你歡心
想盡辦法讓你開心
就算 我自己心情也沒好到哪去
真實的自己就把她拋在潛意識裡吧
我不能在這時候呼喚她出來
我沒資格 我知道 我清楚的知道

夜深了
一個人進入高深莫測的眾多路口
我的四肢上方似乎有條隱形的線 不知道是誰正在操控著我
今天該往哪個路口 進入哪個情境 哪種場景 做什麼夢
是的 我今天像是進入了二輪電影院
我奔波在各個多情境的夢
我累到不想再去思考下一秒我會出現在哪裡
休息一下似乎都顯得奢侈
腳步不自覺的快速移動
就算心在吶喊著什麼
也是不接受大腦的控制

累了
就算睡了很多
心裡層面還是在強大運作
身邊彷彿都變成慢動作
置身事外的我
和世界的不協調 成了強大拉距的對比



我下樓了
有人要隨我一起進入二輪電影院嗎?





ball02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